2019年的综合能源服务:风口还是入口?

2019-02-18 本站原创 0


  有“能源世界里的谷歌”之称的搜索引擎“寻能”,其主要功能是对能源行业的创新公司和热搜名词进行跟踪。根据“寻能”的跟踪结果,从2018年8月开始,综合能源服务已经成为能源行业当下最热门的流行词,也必将是2019年整个能源行业最大的热点。


  走向综合能源是必然


  从概念上看,综合能源服务这个新“风口”的背后,是能源互联网所提供的技术和理念框架。“能源互联网”最初可以表述为能源界的网端互联,即InternetofEnergy,重点是以现代通信技术ICT为主对能源系统进行互联,以提高电网运行的安全性和电力生产的效率。


  早在2008年,德国就开始提出能源互联网的概念,实施了6个不同类型项目的示范尝试,并由联邦经济部组织企业和科研机构在6个不同的城市完成了试点。从2012年开始,能源互联网取代智能电网成为电力行业最热门的词汇,并在新能源的助推下日益变得炙手可热。


  2014年被称为中国能源互联网的“元年”,不仅因为这一年能源互联网的概念初次进入中国,也是因为随后开启的电力体制改革预示了一个全新的时代,与能源互联网交叉相遇,并绵延至今。


  能源互联网如何落地,是困扰整个行业所有人的难题和心结。而综合能源服务,正是当下能源互联网落地生根的“入口”,其核心,是以用户为中心的能源服务,包括能源供应服务、运营管理服务、规划建设服务、技术设备服务、投融资服务以及其他增值服务。


  无论是能源互联网,还是综合能源服务,新能源是始终如一的推手。在新能源发展到较高比例之后,电网对新能源就已经不再是简单的消纳和传输的关系,更需要在新能源充盈的时候加以更高效率和更多场景下的利用,这就是综合能源席卷各国的最真实原因。


  能源服务市场潜力巨大。如果仅仅考虑电力销售、天然气销售、节能服务、集中供热、分布式光伏五个业务领域,能源服务至少涵盖了一个总额约为4.58~4.93万亿元的市场,到2020年市场潜力至少可增长至6.47~7.34万亿元。综合能源服务企业作为具有革命意义的新兴市场力量,将同许多专项能源服务企业一起,充分挖掘能源服务市场的巨大潜力。


  2019年,无论是改革再出发,还是从能源互联网到综合能源的再出发,有两个至关重要的决定性因素:一是两大电网公司的加入,它们站在更高层面的整合和平台作用将会成为产业生态重构的重要力量,将直接影响到整个行业的未来发展;二是电力体制改革的持续推进,将为综合能源领域带来目前最为缺乏的应用场景和用户体验。


  电网公司将重构产业生态


  电是各类能源进行转化的中心,也是能源互联网的核心。从能源互联网的路径来看,离开了电网公司这些“巨无霸”的主动作为和切实推动,任何改革的尝试都难免是缘木求鱼或不得要领。从电网公司的角度看,从单一的变、输、配、用等非竞争性的电力运营业务出发,在已经拥有了较为完备的数字化智能电网基础后,前移至综合能源运营,几乎是世界各国电力公司和能源公司的必然选择。


  以德国为例,在德国1000多个大大小小的配售电公司或区域能源公司当中,把电、气、水耦合在一起综合运营的占1/3,把电和水或者气和水两者整合运营的又占去1/3,而只有不到10%的能源公司是仅仅单独运营电、热、气、水的唯一能源形式。


  电网巨头向综合能源领域的转型,与其利润空间渐趋缩小不无关联。传统电力业务投资回报率低,万亿规模的营收往往只能带来百亿规模的利润;其次必须重资产牵引,随便一个园区或配电网的投入都是数十亿甚至百亿的规模;最为致命的是专业门槛高,电网尖端领域的名词和概念真正精通者少之又少,实施壁垒令人望而却步。


  无论是投资或技术端的原因,还是营销和服务端的必然,中国的国有电网公司在形成强大的规模效应之后,正在把触角伸至综合能源领域。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在其区域内共拥有26个省级综合能源服务公司。


  2018年10月,国家电网打造的同里综合能源服务中心建成投运,多能综合互补利用项目、高温相变光热发电、预制舱式储能项目、微网路由器、“三合一”电子公路、被动式建筑等15项世界首台首套能源创新示范项目悉数亮相,能源互联网概念的内涵被悉数诠释。


  以此为始,国家电网在未来两年内,将通过布局综合能效服务、供冷供热供电多能服务、分布式能源服务、专属电动汽车服务等四大业务领域,希望承载电力流的坚强智能电网与承载数据流的泛在电力物联网,相辅相成、融合发展,形成强大的价值创造平台,共同构成能源流、业务流、数据流“三流合一”的能源互联网。


  而南方电网公司则表示,要进一步明确综合能源服务的发展重点和业务界面,为客户提供多元化的综合能源供应及增值服务,支撑公司向能源产业价值链整合商转型。根据最新的文件内容,南方电网的综合能源服务将主要聚焦于新能源、节能服务、能源综合利用、电能替代、储能、科技装备、创新服务、“互联网+”等八大业务版块,重点抓住产业园区、工业企业、大型公共建筑、大型商业综合体、交通枢纽、数据中心等对象,瞄准重大项目资源,统筹运用能效诊断、节能改造、用能监测、分布式新能源发电、冷热电三联供、现代储能等多种技术,开展并引领综合能源服务业务的发展。


  无论是定位为“世界一流的能源互联网企业”,还是定位为“能源产业价值链整合商”,我们可以看到,两大电网公司都对能源互联网的大概念做了细微但是显著的调整,即并不是简单的在综合能源供应的物理端形成具备叠加效应的能源网,更是在服务网、互联网甚至是物联网端赋能,拿出了共享前行的姿态,这将为整个行业提供正确的打开方式。

以国家电网、南方电网为主导的产业生态形成后,大型电网企业将在政策端、技术端、资本端占据主导,而对于中小企业来说,最大的机会则在于用户端,尤其针对工业园区、工业用户以及商业建筑等新增能源服务的需求,将成为中小企业赢得市场机遇的重点领域。


  电力体制改革将提供应用场景


  在综合能源领域,目前最缺乏的不是技术、不是资金,甚至不是商业模式,而是应用场景和客户体验。而随着电力体制改革进入深水区,现货市场的启动以及增量配电改革的进一步推进,随之产生的新兴市场主体及其需求,将为综合能源服务的发展提供其所必需的应用场景。


  在电力市场化交易方面,到2018年底,我国有30多个省成立了电力交易中心,有些甚至是跨区的。广东、山西和甘肃的现货市场相继启动试运行,其余5个将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试运行。


  现货市场的启动,将会成为2019年影响综合能源行业的最大变量。因为没有现货市场的压力,就不会产生对用户需求预测和偏差考核的需求,也不会产生对于能效优化、节能管理以及储能的需求。此外,现货市场还将带来更为强大的价格驱动。如果没有价格驱动,仅仅依靠政府的补贴或产业联盟的支持,将很难产生真正有意义的价值链,现货市场出现后,整个行业的结算系统、费用分摊、风险评估等模式,都会发生颠覆性的改变,这是行业的所有参与者都将面临的重大转折。


  在增量配电领域,作为电改“9号文”重点突破、重点博弈的领域,2019年将有四批共计291个增量配电业务项目落地,具体效果值得期待。而增量配电业务与综合能源的叠加,将会为配售电公司提供三个可能的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配售电一体公司,在售电领域主要从事代理直购电、负荷预测以及电量偏差管理等;在用户服务方面,则以一站式的电力业务代办、电力设备运维托管为主。


  第二个阶段是综合配售公司。随着现货市场的开启,售电业务将主要转向电力现货交易、交易优化管理以及数据分析服务;在这个阶段,新能源将进入综合配售公司的业务领域,如光伏电站运维、电动汽车业务等。在用户服务方面,用电监测,能效管理、用能咨询、碳配额管理等,会成为主要的形式。


  第三个阶段则是多元综合能源服务公司。其售电服务将主要基于销售绿色电力和碳交易,建成基于分布式能源管理平台的虚拟电厂,并为用户提供基于需求响应的灵活资源管控平台。


  无论用户笃信还是怀疑,最重要的还是综合能源到底能给用户带来什么。2019年,电力体制改革在实施四年之后所带来的实质性改变,有望刺激用户下场果断试水,从而使提升用户体验的各种概念真正落地。( 来源:能源评论首席能源观 作者:廖宇 作者系泰豪科技副总裁、首席营销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