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工业区块浴火重生 杭州落子大城北这一步有多重要?

2019-02-25 本站原创 0


2019-02-23 12:26 | 浙江新闻客户端 | 记者 张留 吴佳妮

打开看多多App,看更多图片

2月21日,杭州市举行大城北地区规划建设推进大会,吹响了大城北建设的“集结号”:三年内实施570个项目,推进城市有机更新,要让这一老工业区块向高品质城市副中心变身。

大城北建设对杭州意味着什么?今年初,杭州确立了主城区“东整、西优、南启、北建、中塑”的大平台发展思路,大城北正是杭州“北建”的重要平台。如今,大平台发展的第一个推进会,就落子“北建”,可见杭州对大城北的重视程度。

打造老工业区转型升级示范区、绿色生态宜居地、社会数字治理系统解决方案先行地、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全国样本……一系列目标相叠加,要让大城北浴火重生、走出城市有机更新的新路径。对杭州,它为何如此重要?

打破行政界线

统筹协作中提升城市能级

100多天前,长三角一体化上升为国家战略;两个多月前,长三角“沪杭甬”地铁二维码互联互通;与大城北地区规划建设推进大会同一天,我省大都市区建设首次提出“努力成为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一体化发展金南翼”的目标……

这些地区竞合“搞”出来的大新闻,有一个相同特征——打破行政界线,破除“各自为政、各管一块”的弊端,在统筹协作中提升城市能级乃至城市群能级。

杭州落子大城北,建设城市副中心,其中一大重要目的,也是统筹推进大城北的共同开发。

  135.5平方公里的大城北区域,东至沪杭高速铁路,南至德胜路,西至西湖区行政边界,北至绕城高速公路北线,涉及拱墅、下城、余杭、江干等区域。其中,拱墅67.1平方公里、下城16平方公里、余杭32.2平方公里、江干19.5平方公里,上城还有一块飞地。


  今年,杭州成立的大城北地区规划建设指挥部,进入实体化运作,打破各区“在一亩三分地上打转转”的思想桎梏。杭州要以更高站位、更大格局、更宽思路,统筹推进大城北地区规划建设,最大限度发挥综合开发、整体联动的效益。


  综合开发、整体联动,这与当今世界呼啸而来的城市群发展潮流无缝贴合。


  浙江省城乡规划院院长陈桂秋认为,城市群是城市化发展的高级阶段和最高空间组织形式,代表着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的综合实力。


  目前,长三角城市群在全球六大城市群中排在上游。大城北地区的规划建设,打破多个行政区的界线,将进一步解决大量资金、技术、市场等生产要素的流通,发挥“团队协作”的作用,进而汲取长三角区域发展的能量,帮助杭州提升城市能级。


  事实的确如此。根据安排,杭州将实质性启动大城北地区做地主体整合,打破“同一主体拥有的土地并不相连、一个相对独立区域却有不同做地主体的尴尬”,让每一寸土地尽快产生最大价值。


  从汲取长三角区域发展能量角度来说,杭州为大城北设计了“核心为先、远近结合”的战略。近期即以现状135.5平方公里土地为基础谋发展,远期将再向良渚、临平、仁和、塘栖等北拓展区延伸。


  这种逐步北拓的“远期思路”,正好与长三角一体化衔接:大城北在东北与上海联动,在北部可与苏锡常协作,推动杭嘉湖绍齐头并进,让杭州都市圈在长三角世界级城市群一体化发展的金南翼更加闪耀。


  由此看来,大城北老工业区块的浴火重生,不仅仅是一块区域的转型提升。可以说,大城北是杭州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战略合作地带、是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区域协作的时代担当,也是推动杭州北部崛起、提升协作水平的战略选择。


  摒弃一锤子买卖

  杭州大城北立足“高品质规划”


  这个故事真切发生在杭州大城北的拱墅区——一块1200亩的土地,原本已被用于房地产开发,起码能带来200亿元进账。但拱墅区舍弃眼前小利益,在政策范围内,果断更改用地性质,用于创新地进行产业培育。如今,这一块土地已引来58同城、招商蛇口、华为云等一群数字经济“金凤凰”,为未来的大城北打造了一个产业“发动机”。


  2月21日,拱墅这种“不做一锤子买卖”的做法,被省委常委、杭州市委书记周江勇在推进大会上点赞。从1200亩到135.5平方公里,大城北这个未来的城市副中心,在规划上瞄准的就是“高品质”。


  杭州充分认识到了大城北兼具大运河文化和城市山水稀缺资源的珍贵性:大运河、上塘河、西塘河三大水系南北贯穿,坐拥半山-皋亭山等主城区稀缺山体资源,历史文化积淀深厚、空间发展潜力巨大、城市山水资源独特。


  周江勇说:“高品质推进大城北规划建设是杭州实现老工业区块产业振兴的必由之路,是杭州做好大运河文化保护传承利用的关键举措,是提高城北地区人民幸福感的实际行动。”杭州之所以强调以高品质的规划来引领大城北的发展,就是因为意识到,除了运河文化和山水资源,大城北的先天优势雄厚,完全具备打造一个历史与现实交汇、自然与人文交融、产业与城市共兴城市副中心的基础。


  这里有杭州最集中的工业遗存。大城北是浙江和杭州近现代工业的重要发源地,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已经成为支撑杭州经济发展的重要一极,集聚了杭钢、杭玻、杭丝联、张小泉剪刀厂等老杭州人耳熟能详的工业企业。以拱墅区为例,1995年规上工业总产值占当时主城区的近60%。


  这里有祖先留给杭州的宝贵文化遗产。在杭州大城北范围内,散布着良渚文化遗址、京杭大运河、杭钢半山基地等,这一块不大不小的土地,是万年古文明、千年大运河和百年老工业的集合体。今年2月,杭州大运河被中办、国办赋予文化带核心区和吴越文化高地支点城市的战略地位。


  在浙江省城乡规划设计研究院院长陈桂秋看来,这些辉煌的历史,造就了大城北当下的空间资源优势和历史传承优势:“大城北区域内,有空间潜力的容量可以达到40多平方公里,这也是杭州主城区内为数不多可连片开发的区块。”


  另一方面,大运河是人员交往、文化交流、物资往来等商路文明的一个重要通道。 “大运河带来的商业文明,完全可以活化出来,为杭州今天所用。”陈桂秋说,“长三角一体化国家战略发布才100多天,高品质规划大城北建设就提上了日程,足以见得杭州对这一地区的重视。”


  正因如此,未来三年,依托空间优化、交通畅达、市政共享、生态文化彰显、幸福保障、产业腾飞六大行动,杭州将在大城北全面实施20类570个项目,涉及规划研究编制、路网建设、轨道交通、污水设施、生态文化等。18公里山水环链上镶嵌着14个水岸活力公园;109所新建学校、4个新建医疗设施、4条地铁轨道等密布交织……这些可以预见的城市图景,将一举破解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相对滞后的问题,催生一个“北城之春”。


  有标杆有决心有行动

  城市有机更新还要过三道“坎”


  在大城北地区规划建设推进大会上,伦敦道克兰、西班牙巴塞罗那和上海徐汇区作为标杆,向与会人员推介。


  伦敦道克兰地区从1981年开始,通过城市更新,把原先最为衰弱的传统工业区和码头港区变身成为与伦敦金融城相媲美的新兴CBD;西班牙巴塞罗那通过“城市针灸”方式,在城市中植入创造了400多个小型点状开发空间,并抢抓举办奥运会历史契机,逐步从传统的工业大城转变为一个空间发展井然有序、竞争力居欧洲前列的城市;上海利用徐汇区滨江11.4公里的水岸,着力打造西岸传媒港、西岸自由港和人工智能产业集聚区,实现了从以化工、能源、铁路等传统工业为主的黑铁地带向国际创新创意产业高地的转型。


  这三地的共同点,是结合自身特点拿出了有效解决方案,实现了成功转型。


  但实际上,纵观全球,大部分老工业区块转型滞缓。高品质推进大城北规划建设,打造展示我国城市有机更新成果的重要展示窗口,实际上是杭州扛起了探索城市有机更新道路的重任。


  陈桂秋认为,要建设成为高品质城市副中心,产业转型、动力转型和社会转型,是需要迈过的三道“关卡”。而杭州的大城北各区,已纷纷用行动来彰显“过坎”的决心:


  拱墅区委书记朱建明说,拱墅要扛起核心担当。2018年,拱墅区开始搭上杭州数字经济这艘“大船”,推动腾笼换鸟、凤凰涅槃,引进培育更多吃得少、产蛋多、飞得高的“俊鸟”,打造一个包括智慧网谷、汽车互联网产业园、运河财富小镇等在内的杭州版中关村。


  下城区委书记刘颖说,下城今年计划重点实施80个建设项目。康宁路电竞大道、武林美术馆、电竞生态园以及一大批学校、医院、安置房将陆续上马,在下城16平方公里土地上,将全面拉开武林新城规划建设,高标准打造数字创新高地、国际文娱中心。


  余杭区将抢抓良渚古城遗址申遗和大城北开发建设机遇,聚焦数字经济、生命科技、文化创意等产业,加快推动城北地区转型发展。


  杭州市运河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陆晓亮认为,作为承担落实国家大运河文化带建设和杭州大城北核心区开发使命的主要职责主体,运河集团被赋予了新的历史使命和时代机遇。


  “平炼路‘工业年轮带’景观大道、大运河文化走廊、大运河博物馆、杭钢工业遗存文化中心、国际生态岛……”陆晓亮一口气说出10个与运河文化和工业文化紧密相关的重大项目,这些项目将助力良渚文化、运河文化、工业遗存文化串珠成链,打造文脉薪火相传、文化高水准阐释的城市副中心。


  在大城北,至今保留着27处工业遗产,这承载着大城北昔日的荣光。在这片孕育了千年运河文化、百年工业文明的热土上,新时代接力跑的发令枪已经打响。高品质的规划建设,将为大城北浴火重生提供源源不断的动力源泉,让这片热土重现往日活力和辉煌。